总是学不会小姐

是会牙齿每天晒太阳的人

我小弟,嗨,很嗨皮

三🔟得这一年,时间过得好快,快➕工作的忙碌让我都略感焦虑


好多东西感觉自己没有能力去兼顾,于是,有选择的在放过自己,未尝不是一件于我而言的……最选择,无关乎好坏


所以有学习计划的时候,会去忽略朋友的邀约


觉得感情情绪是麻烦的时候,干脆没有去谈恋爱


想要清净的时候,选择一个人去跑步,看电影


心情低落的时候,收拾家里,做做卫生


职场中渐渐去忽视很多真假人情,更在意自己的优质心情


面对朋友需要的时候,尽可能的给一些帮助和小惊喜




虽然,至今,没有大目标的活着,面对不知道具体要什么有点可怕,不过呀,请让我能够继续笑点低低的取悦自己,如果能多遇到有趣到灵魂里的可爱人儿那已经好完美



迎接了一周得淅淅沥沥~~

虽然每天依旧挂着笑脸

其实,我~~不喜欢下雨天,可又明白它牵动着四季的变迁,唯有愉快的接受

开启雨天的娱乐项目~~~但愿晴朗明天

知识与道理的对错都是相对的,我们都只是从自己的立场和角度看到了我们认为对的东西。因此,不管学问多高,经历多丰富,都要抱着谦虚好学的态度处世,不可偏执一己之见,更不能试图用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去匡正别人,证明自己的权威。要知道,境界修养无止境,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们每个人都只是个“三季人”。

你以关心之名,常常对我精神绑架

有时候,我感觉心挺不轻松

因为

我本想在工作之外的世界,过得简单点

这是我仅存的念想

四年多后的今天再见面,你已娶,我未嫁,但那打招呼的感觉~如初面!时间真好,愿彼此安好



~图取至当地一家花店

时间会使人变

老朋友今天发来邮件问候


然后我就轻易敲出了一些字回复:

        前段是为考试而在家了一段时间,考完试就开始投简历,已经步入了工作环境;

        每天出门遇到迎面的善颜都会以微笑对视,然后我就看到别人也以微笑回应;

        下雨的天在公交车站,一般上车时会顺手搭自己的伞在入口,最后自己再上,当然我也遇到后面有个人笑着对我说~~谢谢你,你也快上车吧;

        非工作日去家附近的公园晨练会和陌生人打招呼,然后成为了路上遇到可以打招呼的熟脸;

        感兴趣的东西就会去接触,尝试新鲜事务每次都会很开心,办了一张健身年卡;

        我们家有个小朋友,看着她也伴着她成长,我觉得以后我极有可能会是一位很合格的母亲,偷笑~~~~~

        然后你以后要来玩,我想我也攒了一些吃喝玩乐

所以,你说我现在如何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同样想念你的我


      我想以前有老朋友问我好不好,我就很轻易的敲出几个字回复:最近很好呀  或者  最近还好   

现在想想,那些回复多无趣

早安,guanglin~愿你依旧积极面对你所拥有的明天

写给老想辞职去旅行的你

阅读文字:


文/@一直特立独行的猫




周末在犀牛会做关于旅行的分享,关于台湾旅行,抑或别的地方,我并不是旅行达人,因此甚为苦恼。我不愿给大家再去讲关于台湾的风景和美食,也不愿意讲旅行的意义了,很多话说了太多遍之后,会让人陷入一种极端的误区,以为这就是该有的生活,但是好像不是这样。




第一个演讲的姑娘讲述了自己辞职去旅行的故事,讲了很多内心的纠结,以及因为偶尔的经济困难造成的困窘。姑娘还小,估计89左右,工作一年半攒了3W,独自旅行精神可嘉,但是在那些尼泊尔、泰国等国家笑脸照片的背后,我突然想起我上一个公司的老板跟我在前段时间的简短对话:





老板:最近怎么样?
我:不怎么好,我又想去旅行了,不想上班。
老板:能afford么?
我:你说钱么?
老板:我说的不是钱,我是说你一次次出去,终究每次要回来,你如何处理一次次的与现实再次融合。





我很突然地想起了这段对话,在那个姑娘讲故事的时候,然后我瞬间改掉了预想好的讲话内容,换成了这段话的思考。




在目前这个人人苦逼,压力巨大的时代,每个年轻人都自命不凡,都觉得自己有两把刷子不该苦逼地坐在小格子间里填破表,做没完没了的PPT。要做,那也必须是高额的加班费,无限制的打车费,一年20天的带薪年假,外加各种诱人的诱惑才能体现出自己牛逼哄哄的价值。如若不然,便觉得生活是黯然苦逼的,没有希望的,自己的光芒是不被发现的。




于是,每当有人环游世界,或是出去个半年一年,还能幸运的红极一时的,便觉得自己也该拥有那样的生活。媒体的越来越多的极端宣传,比如人活着就是要看看这个大世界,不去旅行你会觉得世界就是你眼前的这个样子等。这些话都没有错,但是到了还没有经历过历练,没有一点点事业和成就的小年轻人身上,便滋生了蛊惑的味道。




今年5月去台湾签售回来,我换了更好的工作,所有人都觉得我太幸福了,要什么有什么,但是我发现,在过去长达四个月的时间里,我没有办法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上,或者说我没办法把眼前每天的苦逼与旅行在外的各种豁达、自由、无拘无束串联在一起。收放自如,能屈能伸这样的话对我显然失去了作用。




开始我以为是工作本身的原因,可是仔细想想,目前的工作比起以前轻松很多,环境也更加自由开放,这都是我以前想要的,但是到手之后我为什么会变得不快乐?现在我突然明白,是我没有afford起旅行的自由与现实的束缚,并且一意孤行地认为现实也应该是自由的,且我的价值就应该是旅行时展现的那样。




于是,我一次次动了再出发的念头。于是,四个月里,我去了四川、贵州和云南,每次离公司出走一周,但是每次回来并不觉得这些旅行缓解了什么,反而是更加加重了些什么。看起来,我依然没能平衡这一切。




旅行,实在是一个容易让人心智涣散的方法,跟散瞳孔似的,十分钟散出去,收回来可就久了。所谓的旅行的意义,看看世界的意义,真的有那么大么?




Afford的似乎并不只是这些,对于年轻人,特别是工作前5年的年轻人,afford的还有自己的职业生涯。说起职业生涯,似乎是个很俗套的词汇,很多新新人类唾弃之,觉得自己玩回来一样可以继续工作,于是有一个词gap year备受推崇。每次我想到这个词,我总会有些紧张,大概是我身在一个朝夕变化太快的行业里,且有很强的紧迫感。




对于间隔年,我想说其实我更喜欢“间隔月“的方法,因为一来没什么大刺激让你用年来调整;二来对于工作五年以内的人来讲,一年不断花钱还没收入,不用一年,三个月你就慌了;三来对于职业生涯来讲,过长的断层会让身心不在状态,对行业的人脉关系与业界动态发生严重断层与陌生感。




这背后有一个隐秘但很犀利的逻辑在于:工作开始时候月薪平均是税后3k左右,好不容易历练了一两年可以升职加薪一点点了,但是你离开了整整一年,或者三个月,市场会让你之前的努力几乎归零。当你再次回来的时候,好的话能加1000块钱,坏的只能找一个3K的工作继续做。攒了半年不吃不喝一万八,一出门机票签证先干掉六千。




如此循环,你的旅行永远是穷游,这没关系。问题是你是否有梦想带上养育你二十多年的父母也来一趟旅行?但是你舍得让他们也跟你去1美金的旅馆,还是吵吵闹闹的青年旅舍六人间?Oh,no!再远一点,如果有一天父母有什么愿望,你是否有多余的人民币,来做一个哪怕小小的支援?




我记得以前我看到小S围脖的一句话,大约是她从哪里奢华的带着全家人旅行回来,她说:“我每天很努力地工作,所以我值得拥有这样美好又温馨的旅行!”这句话对我感触很深。




前几天的百度大人大讲堂上,有一个人叫郭怡广,1966年出生于美国纽约州,自幼酷爱音乐,曾学习钢琴、大提琴和小提琴,16岁开始练习吉它。1989年,他和丁武、张炬一起组建了后来轰动中国摇滚乐坛的唐朝乐队,2010年6月21日出任百度国际媒体公关总监。他说了一句话“人应该有一个vocation(事业),更要有一个advocation(爱好),最最重要的是,要知道两者的区别!”




我想,这才是我们应该推崇的人生。不是非A即B的极端,也不是放弃A奔向B的逃避。有一天,我们都要回来。你并没有甩掉这个让你不满意的世界,而是这个世界甩掉了喜欢逃避的你。




至于日复一日那些苦逼的生活,我想引用周杰伦的稻香来做个结尾: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,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,为什么人要这么的脆弱堕落!




请你打开电视看看,多少人为生命在努力勇敢的走下去,我们是不是该知足!!!珍惜一切就算没有拥有!!!!




赵星,网名“一直特立独行的猫”,代表作《从北京到台湾这么近那么远》《挺住,意味着一切》